金沙误乐场揭秘埃里温亚不锈钢橱柜:一块不锈钢的指望

“我们跋山涉水穿越红尘,抵达的不是远方,而是内心最初出发的地方。饱经的风霜,历练的人事,都是生命里温柔的灌溉……”

——敬初心

谁家少年初长成

1972年,张始园出生在豫西南地区的一个行医世家,在那个年代,算得上是出身不错,但在张始园身上,并无因家境尚好而易养成的不良习惯,相反,由于祖上几代为医,好善乐施、行医救民成了老张家一直为人称道的世袭家风。

“小时候十里八乡的人儿都知道我们家,口碑好看病认真,有时也不收费,家里医书特别多,祖父辈起都特别重视教育……”毫不例外,‘家风良好、尤重教育’是张始园童年的第一印象,也深以为自己会在良好的教育氛围中慢慢长大,然而,变故就在1986年。

正月初六本该是个喜庆的日子,但对于张始园来说,1986年的正月初六,似乎多了点苦涩的味道。那一天,邻村有集体看电影,大伙儿都去了,却没想到家里照明的蜡烛倾覆点燃了屋子,没人在家、没人能及时的救火……就这样一场大火带走了一整个家的所有东西,一切归了零。

由富转贫只在一夕之间,若单纯依靠亲戚邻里的帮助,再多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作为家中长子,养家的责任也就早早地落在了张始园的心里,萌了芽、扎了根。于是,16岁那年,面对家中实在难以供起姐弟四人同时上学的艰难处境,张始园毅然放弃了继续读书的机会,转而外出谋生,只为给家里减轻些负担,增添些收入。

谋生之路不尽坎坷,年少尝尽人生百味

搬过砖、刷过墙、碎过石、出过意外、甚至挨过打……年少的谋生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1988年,告别校园的张始园,因着年轻不服输,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搬砖。

“那时政策放开了,可以盖瓦房,就在砖厂拉砖,一车一千多斤……”完全靠苦力的第一份工作让张始园挣到了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养活了自己还给家里省下了口粮无疑是开心的,但是,短期依靠体力的工作也注定难以长久。第二年,仍旧为了生存,张始园再次离开家门远至千里之外的安徽,帮远方的亲戚种地,连放牛、割草、犁地、割麦等也都学会了。

“可能是心思敏感细腻吧,那时难免有种寄人篱下看人情冷暖的疏离感……”种地生涯也是不好挨,半年后,张始园又辗转回到了家乡,开始跟着别人到建筑工地上垒墙、和泥、粉刷,“干了一整个冬天,但由于工地不重视质量,钱没发到手好在吃饱了饭……”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张始园直言,很苦也没什么方向,全凭一股干劲维持生活,但心底似乎总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需要走的远一点才好看得远一些。

心底有声音总要发出来。1990年,张始园随同乡一行到河南密县打工,挖铝矿石,“这一次的外出打工算是开了眼界,第一次知晓团队做法,第一次知晓会有争夺地盘的做法,第一次因为人少被排挤推搡,甚至挨了打。”显然,从小重视教育、讲究与人为善的家风教导让张始园并不善于应对眼前的状况,原来,打工谋生也不是埋头苦干就好,也需要有人引导,但在当时,这些张始园都不具备,这也就多多少少让这一阶段的打工生涯倍加心酸且漫长,好不容易待到竣工结算时,却又没领到多少钱,“感觉像雪上加霜,唯一的收获应该就是见识了一些不曾见识过的。”

结束了一段算不上愉快的打工生涯,1991年,张始园再次外出到了河南平顶山,开始做起打石匠。他不知道的是,人生的大历练就在这一年。

在平顶山,从基础的推石子,做到工资待遇更好一点的的打石头,张始园并没有用了多久的时间,年轻肯干,自然会上升得更快一点,“做碎石一个月可以挣到200多块钱,贴补家用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工作中的一些风险例如机器碎石过程中石头容易飞起打中面部,这要当心……”的确,在面访中还依稀可以看见张始园的下巴、眉头等处还留有当年受伤的疤痕,“相对于后面吃的大苦头,这些伤痕真的就算不上是什么伤了……”

金沙误乐场 1

本文由js5.com-金沙误乐场网址发布于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误乐场揭秘埃里温亚不锈钢橱柜:一块不锈钢的指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