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地最早・四十二章

四十二章 注易

後西域沙迦摩共法

李鑫森注

迎播 迎指正

四十二章是最早入地的佛。者迦摩、竺法,都是中天竺人。迦摩,解大小乘。竺法,自章,天竺者之。四十二章,包含四十二篇短短的文,各章的容多於阿含部典。四十二章的文字,比阿含部文略,是其意。本文本著忠於原文,量少改,用最平民化的言解佛,力求正、、通俗、易懂。

・・・・・・・・・・・・・・・

四十二章

初,孝明皇帝(在位十八年,公元58-75年)夜金身神人在殿前。神人部放日月之光,神色喜鼓舞。孝明帝甚是高,天明之後即召集群臣,中所何神?有知者傅毅答道:“臣在天竺,有得道者,名佛,能,陛下所一定就是佛。”孝明帝大悟,派使者骞、羽林中郎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出使大月支,取佛四十二章,置第十四石函中,即建造佛塔佛寺。於是地佛法布,修立佛寺。人伏化,臣、妾者不可。而清,生知佛、修行佛法,更是由此而得到大的利益,於今不。

〖原文〗

昔孝明皇帝,夜神人,身有金色,有日光,在殿前,意中欣然。甚之,明日群臣,此何神也?有通人傅毅曰:“臣天竺有得道者,曰佛,能,殆其神也。”於是上悟,即遣使者骞、羽林中郎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至大月支,取佛四十二章,在第十四石函中,登起立塔寺。於是道法流布,修立佛寺,人伏化臣妾者不可,清。含之蒙恩受,於今不也。

《一》

佛:“人,家庭修行,沙。沙有二百五十戒要遵守,日常修行四真道(即苦、集、、道四谛法。苦,生命痛苦。集,痛苦生的原因。,真空、寂、涅,生死之苦,消除痛苦。道,修道才能涅,以消除痛苦)。勤修行,到任何候,任何情下,不做什,都是心志清,就修成阿。阿者,能行化,了生死,有永命,能在生死之意去去,天地之震。次阿那含,阿那含者,魂上十九天,在天上修得阿。次斯陀含,斯陀含者,升天一次,再返降生人,在人修得阿。次陀洹,陀洹者,需要七死七生,便修得阿。

去除、欲的人,就能生死,就象人了四肢,不能再用了。”

〖原文〗

佛言:“出家道,名曰沙,常行二百五十戒,四真道。行志清成阿。阿者,能行化,住命,天地。次阿那含。阿那含者,魂,上十九天,於彼得阿。次斯陀含。斯陀含者,一上一,即得阿。次陀洹。陀洹者,七死七生,便得阿。欲者,譬如四支,不用之。”

《二》

佛:“剃除,出家沙(佛法及外道,凡是出家者都沙),和修行道法。去世,以化乞食取得所需。每天吃一,每晚在下睡一,慎啊!不能再多要求了,使人愚和蒙蔽的,就是欲。”

〖原文〗

佛言:“除,沙,受道法。去世,乞求取足。日中一食,下一宿,慎不再矣,使人愚弊者,欲也。”

《三》

js5.com,佛:“有十件事是生可以做的善事,也是生可以做的事。十件事就是身三件事、口四件事、意三件事。所身三件事,就是、、淫。所口四件事,就是舌、、妄、绮。所意三件事,就是嫉妒、怒怨恨、愚蠢迷。

不信佛、佛法、僧的人,必定以邪真。婆塞(在家修行道法的居士)能先做到十件事中的五件事,努力持不懈退,完全做到上面所十件善事,必得道。”

〖原文〗

佛言:“生以十事善,亦以十事。身三,口四,意三。身三者,、、淫。口四者,舌、、妄言、绮。意三者,嫉、恚、。不信三尊,以邪真。婆塞行五事,不懈退,至十事必得道也。”

《四》

佛:“人有各各的,如果不能自悔改,上求道之心也就消失,而身上越越多,就象河水於集成大海一,罪越深。如果有了罪能到是,又能知就改,改善,罪就一天天地消,最後一定得道。”

〖原文〗

佛言:“人有,而不自悔,止其心。罪身,水海,自成深矣。有知非,改得善,罪日消,後得道也。”

《五》

佛:“有人因不理解我所的道理,而破。我以法平等、心平等、所行之道平等、所垂慈悲平等的大慈之心,、教育、化、度他。再破的,我再以大慈悲善心待他。福德之,常在於此。所害的,只是者自己。”

〖原文〗

佛言:“人愚吾以不善。吾以四等慈,之。重以者,吾重以善往。福德之,常在此也。害重殃,反在於彼。”

《六》

有人佛道是行大仁慈的法,佛於因不理解而破的人,是以大慈之心,、教育、化、度之。所以佛,佛沉默不回答,同他。而此人依然狂、冥暗不、不理解。止,佛此人:“你如施待人,其人不接受,那所行之如何呢?”

此人答:“那只能收回所施之。”

佛此人:“你在我,我也不接受。你只能自己拿回去了,及你自身啊!患就好像影子一追著你,如一永不能免。你要慎啊,不要做。”

〖原文〗

有人佛道,守大仁慈,以,以善往,故。佛默然不答愍之,冥狂愚使然。止曰:“子以人,其人不,如之乎?”曰:“持。”“今子我,我亦不,子自持,子身矣,,影之追形,免。慎也。”

《七》

佛:“人害者,就好像仰面著天吐唾沫。唾沫不能污天,污己身。又好像逆污人,但是灰不污及他人,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者不可,最後必定害了自己。”

〖原文〗

佛言:“人害者,仰天而唾,唾不污天,污己身。逆人,不污彼,於身。者不可,必己也。”

《八》

佛:“有人修佛道,博生,在他人危的候能博哀施救,所得的福德以施最大。不求名、不求利、不求回,定自己的信念,加以精奉修道行,此人福德很大。”

〖原文〗

佛言:“夫人道博、博哀施,德莫大施。守志奉道,其福甚大。”

《九》

“看人修道施救,自己也高地助喜,亦能得到福。”

:“喜的人得到福,不分去前者的福,使前者的福少呢?”

佛答:“不。就好比一人手拿著火炬,照亮前的道路。千百人拿著自己的火炬跑火,燃自己的火炬後即可去除自己周的黑暗,也可用於熟食。所以前修道施救者的福不少。”

〖原文〗

“睹人施道,助之喜,亦得福。”曰:“彼福不乎?”佛言:“若炬火,千百人,各以炬,取其火去。熟食除冥,彼火如故,福亦如之。”

《一》

佛:“施食物一百普通人,不如施一善人。施善人一千,不如施持五戒者一人。施持五戒者人,不如施一陀洹。施陀洹百,不如施一斯陀含。施斯陀含千,不如施一阿那含。施阿那含一,不如施一阿。施阿十。不如施一辟支佛(因因和合而自得道者)。施辟支佛百,不如以佛、佛法、僧所教的方法,救度施者自己一世生死回中的。救度千世生死回中的,不如施一求佛的人。因佛是要度一切生的,施善人,福最是深重(善人就是求佛之人,善人就是普通人中最苦最之人,因苦而成就佛成佛之因)。普通之人以奉事天地鬼神求佑,其不如孝奉事其,奉事最能得到神力的佑。”

〖原文〗

佛言:“凡人百,不如一善人。善人千,不如持五戒者一人。持五戒者人,不如一陀洹。陀洹百,不如一斯陀含。斯陀含千,不如一阿那含。阿那含一,不如一阿。阿十,不如辟支佛一人。辟支佛百,不如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教千,不如一佛求,佛欲生也。善人,福最深重。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矣,二最神也。”

《一一》

佛:“天下有五,布施、豪道、想方法延生命不死、能看到懂佛、生在佛住世的代。”

有沙佛:“需要什的因才能得道?怎才能知宿命?”

佛答:“道是形的,刻意打需要何因,於修行有益。只要你守清,持修行就能得道。就好比磨一面子,和垢去除了,恢了明亮,即能照到形象。除了欲,定一切皆空的真理,即到了真道,知了宿命。”

〖原文〗

佛言:“天下有五,布施、豪道、制命不死、得睹佛、生值佛世。”有沙佛:“以何得道,奈何知宿命?”佛言:“道形,知之益,要守志行。譬如磨,垢去明存,即自形。欲守空,即道真,知宿命矣。”

《一二》

佛:“什是善?只有修行佛道是善。什最大?志向行道相合大。什最有力量?忍辱最有力量。因忍者怨,必定人尊重。什最明?去除心中污垢,除行,身心清瑕。天辟地到今日,十方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去的、在的一切事物,以至要生的事物,都是所不知、所不、所不,得一切智,才可明!”

〖原文〗

佛言:“何者善?唯行道善。何者最大?志道合大。何者多力?忍辱最健。忍者怨,必人尊。何者最明?心垢除,行,清瑕。未有天地,逮於今日,十方所有,未之萌,得不知,不,不,得一切智,可明乎。”

《一三》

佛:“人心著和欲,不能到道。譬如在水中投入五彩,再加上用力拌,人在水的水面上,也就有人能看到五彩的影子。欲交,心中就象水一,所以不到道。心中水澄清,污去除,清垢,就能自然地到道形。

又如猛火著水,中水沸,又有布覆在上面,生照,亦有人能看到水中物的影子。人的心中原本就有三毒在沸。再加上五覆物(欲、嗔恚、睡眠、掉悔、疑法)覆在外面,此人也就始不能道。人要除心垢,才能知魂哪,生死的本意,也能知道了各佛的清土在什地方,道德所在的地方。”

〖原文〗

佛言:“人欲不道,譬如水以五彩投其中致力之。人共水上能睹其影者。欲交心中故不道,水澄除,清垢,即自形。猛火著釜下中水,以布覆上,生照亦睹其影者。心中本有三毒沸在,五覆外,不道。要心垢乃知魂所,生死所趣向,佛土道德所在耳。”

《一四》

佛:“修行佛道的人,就譬如手持火炬入黑暗的房室之中,房室之中的黑暗立即消而光明在。修佛道也就到真理,所有的愚都被消,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原文〗

佛言:“夫道者,譬如持炬火入冥室中,其冥即而明在。道谛愚都,得不。”

《一五》

佛:“我刻刻都想著佛道,我所作所都是行道,我所的也都是佛道,於佛道真理,我不肯有一、一的疏忽。”

〖原文〗

佛言:“吾何念念道,吾何行行道,吾何言言道,吾念谛道,不忽臾也。”

《一六》

佛:“察天地,想到天地化常。察山川,想到山川化常。察形之物,想到物化常。一人能如此心志一定,分分秒秒地想著世界上的一切事和物都是化常的,就能很快地得道。”

〖原文〗

佛言:“睹天地念非常。睹山川念非常。睹物形念非常。心如此得道疾矣。”

《一七》

佛:“一人在每一天生活中,常常想著道和行道。逐利修得信根,其福量。

〖原文〗

佛言:“一日行常念道行道,遂得信根,其福量。

《一八》

佛:“一人常常想到自己的肉身是由四大和合成的(如水一的液物、如空一的物、如大地一的固物、如火一的能量和合成)。然四大各有名字,例如把液物血、唾液、尿等等,其都是空。所的一我的意,只是寄居在之中,而且也不能久寄居,因肉身的生命是不久的,些事都是幻不。”

〖原文〗

佛言:“熟自念身中四大,名自有名都。吾我者寄生,生亦不久,其事如幻耳。”

《一九》

佛:“人著自己的情感和欲望,追求世俗的赫的名,就好像香一,然人到了香,然而香是燃。不懂得道理的人,著於流於世俗之名,因而不能守佛道真理。世俗的名,危害己身之作之,後悔就不及了。

〖原文〗

佛言:“人情、欲求名,譬如香,人其香,然香以熏自。愚者流俗之名,不守道真,名危己之,其悔在後。”

《二》

佛:“、色於人,就好像小舔食在刀刃上的蜜甜一。蜜甜不足以吃一,然而有割舌的危。”

〖原文〗

佛言:“色之於人,譬如小刀刃之蜜甜。不足一食之美,然有截舌之患也。”

《二一》

佛:“妻、子、房子於人的害,大於牢、桎梏、锒铛。牢有赦罪放的,而妻、子、情欲所虎口之,人是心甘情地承受,的罪是法赦免的。”

〖原文〗

佛言:“人系於妻、子、宅之患,甚於牢、桎梏、锒铛。牢有原赦,妻子情欲有虎口之,己甘心投焉,其罪赦。”

《二二》

佛:“人的欲莫甚於男女的情欲。男女情的欲望,是人欲中最大的了。也得只有一烈的欲望,假如有第二烈的欲望,那普天之下就有一能修行得道的人。”

〖原文〗

佛言:“欲莫甚於色。色之欲,其大外。有一矣,假其二,普天之民能道者。”

《二三》

佛:“、欲於人,就好像手拿著火把逆而行。愚蠢的人不扔掉火把,必有手之患。、淫、怨恨怒、愚之毒伏在人的身和意之中,不早早以佛道去除些害的人,必有危殃,就好像愚、的人,火把自其手。”

〖原文〗

佛言:“、欲之於人,炬火逆而行。愚者不炬,必有手之患。淫恚怒愚之毒,在人身,不早以道除斯者,必有危殃,愚、炬自其手也。”

《二四》

天神美貌玉女於佛,想探佛修道的意志和力量,用以察佛道。佛:“皮囊面著屎、尿、涕、血等各污之物,你干什呢?你道的西能撼者所得之六神通?去,我不用些!”天神因此愈加敬佛,就向佛道的真。佛天神解佛道,天神後,即得陀洹。”

〖原文〗

天神玉女於佛,欲以佛,意佛道。佛言:“革囊,何?以可斯俗六通,去,吾不用!天神敬佛,因道意,佛解,即得陀洹。”

《二五》

佛:“於修道的人,就好比木在水中,著水流漂行。漂浮而行之木,既不左岸,亦不右岸,不人所取,不鬼神所遮,不水中回旋水流和旋造成的原地打而留,亦不腐,我保著水流漂行之木,必入到大海。人修道也是一,只要能不情欲所惑,不邪所诳,精疑,我保其人必得道。”

〖原文〗

佛言:“夫道者,木在水流而行。不左岸,亦不右岸,不人所取,不鬼神所遮,不洄流所住,亦不腐,吾保其入海矣。人道不情欲所惑,不邪所诳,精疑,吾保其得道矣。”

《二六》

佛告出家修行的沙:“要慎啊!不要於自信你自己的心念、意志方面的自制力,自己的心念、意志不可信。慎啊,不要男女情色相,男女情色相即有生。得阿道果,才可相信你自己的心念、意志方面的自制力。”

〖原文〗

佛告沙:“慎信汝意,意不可信。慎色,色即生。得阿道,乃可信汝意耳。”

《二七》

佛告出家修行的沙:“慎啊,不要看女人。如果了,也熟睹。慎啊,不要和女人。一定要和女人,警自己心意,整治自己的行。警告自己,我是出家修行的沙,我身於今世之中,但如花一出污泥,而不污泥所染。

把老年女看成母,把年女人以姊,把年少女子看成妹,把年幼女子看成自己的女,她尊敬、有、倍加。如果不能如此看待女人,那真,至足看看自己身部,身有什呢?只是著露等各不物,就可以放原可能存有一切不有的心意了。”

〖原文〗

佛告沙:“慎女人,若。慎言,若言者,心正行。曰,吾沙,於世。如花不泥所污。老者以母,者以姊,少者妹,幼者子,敬之以。意殊谛惟,自至足自,彼身何有?唯盛露不,以其意矣。”

《二八》

佛:“人要修道就要去除情欲,把情欲看成干草遇上了烈火。火了退避。修道之人欲,必它。”

〖原文〗

佛言:“人道去情欲,如草火,火已。道人欲,必之。”

《二九》

佛:“有人患有淫情不止的毛病,就用斧刃自己除男根。佛就他,除男根不如除自己心中的妄想。心是人一切行的,妄想停止了,所有一切淫情也就消失了。邪心不止,自己除男根又有什用呢,而且做,人一就死。”

佛:“世俗的正邪倒解,就如人。”

〖原文〗

佛言:“人有患淫情不止,踞斧刃上,以自除其。佛之曰,若不如心,心功曹。若止功曹,者都息。邪心不止何益?斯即死。”佛言:“世俗倒。如斯人。”

《三》

女孩情人下了誓,到彼男不,女孩後悔地:“欲,西,我已知道欲的本意。欲原是在胡思想中生成。我有了妄想,欲也就有了。”佛行道,出家修行的沙:“住,女孩的段是去佛迦佛期所的偈,在世俗流。”

〖原文〗

有淫童女彼男誓,至期不,而自悔曰:“欲吾知本意,以思想生。吾不思想,即而不生。”佛行道之沙曰:“之,此迦佛偈,流在俗。”

《三一》

佛:“人和欲望中生愁,愁生畏。有就有愁,不即畏。”

〖原文〗

佛言:“人欲生,生畏。即,不即畏。”

《三二》

佛:“修道的人,就好比一人人,披上盔甲拿起刀,出欲。意志薄弱怯的人不自退,有的半道,有的格斗而死,然也有大高。修道的人只要能持其心,精行,不被世俗狂愚之迷惑,欲,必定得道果。”

〖原文〗

佛言:“人道譬如一人人,被操兵出欲,意怯弱乃自退走,或半道,或格而死,或得大高。夫人能牢持其心,精行,不惑於流俗狂愚之言者,欲,必得道矣。”

《三三》

有出家修行的沙,夜晚,音很是惆怅苦,出家修行能否成功有疑惑後悔之意,想返家俗。佛叫住沙:“你在家做些什呢?”沙答:“常琴。”佛就他:“琴弦如果松弛了怎呢?”沙:“那琴就不。”佛又:“弦蹦得太又怎呢?”沙:“那也法奏。”佛再:“弦得松度是怎果呢?”沙:“奏音都是感人。”佛告沙:“道也是,要度自已身心,不要太,也不要太放松。修道一定成功。”

〖原文〗

有沙夜甚悲,意有悔疑,欲生思。佛呼沙之:“汝於家何修?”曰:“琴。”佛言:“弦何如?”曰:“不矣。”“弦急何如?”曰:“矣。”“急得中何如?”“音普悲。”佛告沙:“道然,心道可得矣。”

《三四》

佛:“人修道就好像一,深入,把的碴滓去除,打造成有用的,也必定是高量的器具。道也是一,在道的程中深入,去除心中污垢,精就道。但也不能於,於身疲倦。身疲倦即心有。心意即有退心、修道退步,修行退步即加重了罪孽。”

〖原文〗

佛言:“夫人道,所深去垢成器必好。道以深去心垢,精就道。暴即身疲,身疲即意,意即行退,行退即修罪。”

《三五》

佛:“人修道亦苦,不修道亦苦。只是不修道的人,自生至老,自老至病,自病至死,其苦量。心罪,永於生死不息的回之中,其苦以述。”

〖原文〗

佛言:“人道亦苦,不道亦苦。惟人自生至老,自老至病,自病至死,其苦量,心罪,生死不息,其苦。”

《三六》

佛:“作人,三道得人身。做了人,不做女人,身男人又很。做了男人,六情(即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完具。六情已具投生在中(指中土,文化昌盛之地)。既中,生在信奉佛道期。生在了信奉佛道期,又能遇上有道之君,投生菩家。既生菩家,以心信三尊,正好碰上佛住世代。”

〖原文〗

佛言:“夫人三道得人,既得人去女即男,既得男六情完具,六情已具生中,既中值奉佛道,既奉佛道值有道之君,生菩家,既生菩家以心信三尊值佛世。”

《三七》

佛沙:“人命有多的?”有沙答:“在日。”佛:“你未能道。”一沙:“人命有多的?”答:“在食。”佛:“你也未能道。”又再一沙:“人命有多的?”答:“呼吸之。”佛:“善哉,,可以是修道的人了。”

〖原文〗

佛沙:“人命在?”曰:“在日。”佛言:“子未能道。”一沙:“人命在?。”曰:“在食。”佛言:“子未能道。”一沙:“人命在?”曰:“呼吸之。”佛言:“善哉,子可道者矣。”

《三八》

佛:“我的弟子,即使我在千之外,只要能意念我教的戒行,必定得道。我的弟子,即使在我的身,如果意在邪,那永不能得道。能不能得道,根本在於是不是遵循我所教的戒行。在我身,不能持戒,又有何益呢?”

〖原文〗

佛言:“弟子去吾千,意念吾戒必得道。在吾左意在邪不得道。其在行,近而不行,何益分耶?”

《三九》

佛:“修道的人就好比食蜜糖,中是甜的,旁也是甜的。我所的佛亦是如此,一切佛所要表思想都是一的利和深刻,遵照佛修行的人都得道。”

〖原文〗

佛言:“人道若食蜜,中皆甜。吾亦,其皆快。行者得道矣。”

《四》

佛:“修道的人能拔除欲之根,譬如摘珠,一一摘之,有摘的候,之,必得道。”

〖原文〗

佛言:“人道能拔欲之根,譬如摘珠,一一摘之,有,得道也。”

《四一》

佛:“修行佛道的沙,如牛重行在深泥中,端疲也不敢左右看,一心希望深泥,然後稍微松一。出家修行佛道的沙看待情欲,比深泥要害,一心一意念道,可免苦。”

〖原文〗

佛言:“沙行道,如牛行深泥中,疲不敢左右,趣欲泥以自息。沙情欲,甚於彼泥,直心念道可免苦。”

《四二》

佛:“那些占著侯之位的人,在我看,只不是人世的客。金玉之,在我看只是一些石。再看看那些豪的衣,原只是一些破布片了。”

〖原文〗

佛言:“吾侯之位,如客。金玉之,如石。素之好,如弊帛。”

後西域沙迦摩共法

李鑫森注

迎播 迎指正

第二稿2012年元旦於太

子佛典Rev:1.10大正新修大藏第17No:0784

本文由js5.com-金沙误乐场网址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地最早・四十二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