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5.com大佛首楞白文(二)

阿:“我所的中,非是二情。正如世尊所言,眼色,生於眼。眼睛具有分,色有知,眼生在其中,就是心之所在。”

佛告阿:“你上眼睛,黑暗之,黑暗境界,是眼睛相呢?是不眼睛相?若是黑暗眼相,此黑暗就在眼前,如何能成就身部呢?若是能成就身部,情,就象居在暗室之,有日月光,暗室之所有事物,都是你的焦腑。若是黑暗境界,不眼睛相,如何能成就身外面?若是身外面情,黑暗境界眼之,部相境象形成。上眼睛黑暗,就名到身部;那你眼睛光明之,何不能面?若是不能面,黑暗境界眼之,部相境象就不形成;面若是形成,那了知之心及眼根,乃是居在空,如何能形成都在身部?若是此心此眼居在空,自然就不於你的身。假如真是你的身,即如,今你的面,也是於你的身。假如你的眼睛已有知,那身就有。如果你必定著,身眼睛感都有,那就有二知者,就是你一身成佛才。所以知道,你黑暗,就名身部情,是的。”

阿佛:“世尊!在的我,又作如是思惟。生之身,腑藏居在身部,穴居在身外面。因具有腑藏,那就生了暗相;因具有穴,那就生了明相。如今的我,面著佛,眼睛光明,就名外面;上眼睛黑暗,就名部。理又如何呢?”

佛:“若是眼睛能事物,你在此室之,能到你不?且那些所有已死之人,尚且具有眼睛存在,都能事物。若是真能事物,如何能把他名已死之人?阿!又你的了能知之心,若其必定具有自存在,那它是只有一自呢,是具有多自?如今此心在於你身,是遍身呢,是不遍身?若是此心,只有一自,那你用手捏一肢,四肢都有所感。若是四肢都有感,那捏肉作用,有固定所在。若是捏肉作用,具有一固定所在,那你只有一心的自,法自然不能成立。若是此心,真的具有多自,那你一人,分化成多人,其中哪一才是你呢?若是此心,遍身,同於前面一所捏之理。若是此心,不遍身,你用一只手摸部,同用另外一只手摸足部,部若是具有所,足部有所知。然而今的你,不是的,你的部和足部都有感。所以知道,你思惟之,它所合之,心就即生而有,是的。”

佛告阿:“正如你所的,了知之心伏在六根的部,情,如琉璃罩在眼睛上一。那人,把琉璃罩在眼睛上面,他山河之,琉璃不?”

阿:“是眼睛所起作用,心知不是眼睛所起作用。若把眼等同心知,作此解非正理。”

佛告阿:“你如今:由於心生起之故法也之而生起,著它所合之,心就即生而有,你所的情。但是你的心,若是有自,任何所之相合。若是此心有自,而能其他所相合,那不是由六根六六,十八界,再加上此之心,就成十九界,十九界,是由六根六加上七而合成的。理是不的。若是此心,具有自存在,如你用手自捏身,你的所知之心,是身出於身外呢?是身外入於身?若是身而出於身外,到身;若是身外而入身,先到面。”

佛:“你所的心,若是居在根之中,那心,是兼有根二性呢?是不兼有二性?若是心,兼有根二性,物和心互相,物非是心所知,心物之成立,何能它是在於其中?如是心兼有根二性不能成立,即是此心,既非知者,又非不知者,那心就是有自我性,你所的中,又是什形相?所以知道,你心在中,是的。”

阿:“我曾到佛示四:由於心生起之故法也之而生起,由於法生起之故心也之而生起。我如今又思惟,就是思惟之,在就是我的心性,著它所合之,心就即生而有,也不一定就是在外中三固定的地方。”

佛告阿:“你的了知之心,若是等同於琉璃罩在眼睛上面之理,你山河之,何不能眼睛?若是能眼睛,眼睛即是同於身外之境,不得成立分。若是不能眼睛,什能,了知之心,就是伏在六根的部,如同琉璃罩在眼睛上面的道理一?所以知道,你了能知之心,就是伏在六根的面,如同琉璃罩在眼睛上面之理,是的。”

佛:“你所的中,中位置,必定不迷惑不明,非有所在。如今你又推,此心居在中位置,那中位置,它究竟在什地方?是在身外某一所呢?是在於此身?若是在於此身,在於此身,此身也不是中位置;若是在於此身,在於此身之中,在於此身之中即是等同在於身部。若是此心,在於身外某一所,就是中位置,是有所呢,是所?若是所,那就等同於。若是有所,就是,那它就有固定所。是什故呢?比如人作,作中位置之,看成西,南成北,位,既然混不堪,心就之不已。”

“正是,世尊!人,把琉璃罩在眼睛上面,琉璃。”

阿佛:“世尊!我也佛文殊等法王子,相之,世尊也:心不在於身部,也不在於身外面。如我思惟,心,在身的部而所,在身的外面而不相知。因此心於身部知之故,在於身部不能成立;因身心外相知之故,在於身外面不是正理。如今此心因外相知之故,且在於身部而所,所以它是居在中。”

本文由js5.com-金沙误乐场网址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js5.com大佛首楞白文(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