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本起二卷

[第660部第55二卷] 第0660部~修行本起二卷

後沙竺大力共康孟祥

修行本起卷上

品第一

如是。一佛在迦。氏精尼拘陀下。大比丘千二百51个人俱。都已经阿。已先佛。修梵行。漏已。意解垢。智自在。了法。於重。逮得所。三已。正解已解。三神具。六通已。比丘尼。大伏等五百人。不可。婆塞婆夷四。普集婆尼等。不可。都悉。一切二十一日王。忉利天王。炎天王。兜天王。尼摩提天王。波尼蜜天王。梵天王。乃至阿迦吒天王。各央。皆悉。王阿。迦留。真陀。摩休勒。一一尊神。各眷。皆悉。白王。怒王。怨王。甘露王。及迦九者。名官。一佛作。坐一面。

佛放身三十二相八十好美好。普照两千社会风气。大壮盛星中特明。威神堂堂。中王一切。有嫌疑。各自念言。世子生迦。白王。家行。道成。佛於下五年得道耶。十二年得乎。或念言。本行何。致斯巍巍。所事何。今得特尊。始修何法。得成佛。佛知一切都有疑意。便告摩诃目。汝能怛阿竭。本起乎。於是目。即座起。前整衣裳。跪叉手。白佛言。唯然如来佛。今承佛威神。持佛神力。一切故。之。佛言。宿命劫。本凡人。初求佛道以。精神受形。周遍五道。一身死。受一身。生死量。例如天下草木。以。吾故身。不可能矣。夫天地之始。之一劫。而自个儿更天地成者。不可也。所以感世意。流於欲之海。吾欲反其缘由。自勉而独树一帜。是以世世勤勉。不以。心。欲。己布施。至守戒。卑忍辱。勇猛精。一激情微。智慧。仁活天下。悲厄。慰沃戚。育生。救苦人。承事佛。真人。功累。不可得。至於昔者。光佛世。有王。名盛治。在提和。人民。慈孝仁。地沃盛。其世太平。生一世子。字光。明智。世之少。王念。甚奇甚。。付世子。世子。光念常。授弟。即出家。行作沙。道成佛上至尊。神德光明。夜。比丘六十二。游行世界。化群生。提和。度姓及臣民。大。游本。是中。百官群臣。佛大攻。皆共言。今。逆往拒之。不宜。即相率。欲以向佛。佛以六通。逆照其心。化作大城。大峻。彼城。佛哀人。欲令解。即化二城。琉璃。其城洞。外相照。化六十。二比丘。如佛。化示。王惶怖。疑解心伏。即出佛。叩自悔。禀性空。意向佛。愚人所。幸唯原之。佛便精。二三十日里面。修所供。奉迎至尊。佛知其意。默然便。於是其王群臣。奉迎王。其法何。臣言。迎遮迦越王法。土。面四十。平治道路。香汁地。金珍琦。七。起幢幡。缯彩花。城街巷。校。琴鼓。如忉利天。散花然。名香。敬侍道。二十一日已。王敕群臣百官。躬迎佛。佛哀人民。告比丘。出。比丘受敕。行本。佛告比丘。汝等此供好光目者不。昔吾承事。往古佛供。亦目前也。

是有梵志儒童。名垢光。幼睿。志大苞弘。居山林。守玄行禅。秘谶。所不知。心境供。奉恩。行化道丘聚。聚中梵志。名不陀。盛祀天祠。十12月。食供。梵志徒。八伍仟人。。金珍牛羊。衣被缯彩。履屣。七之。杖澡罐。最明智慧者。受斯物。三一日未竟。儒童菩。入彼中。道。一日七夜。其。欣量。主人者。甚大喜。以女意。施菩。菩不受。唯取杖澡罐履屣金各1000。上本。其喜。便共遍布。儒童菩。出游。同。各各送给外人一。遂行入。人欢愉。匆匆平治道路。香。即游客。用何等故。行人答曰。光佛。明天。施供。儒童佛喜。衣毛然。佛何。何供。行人曰。唯持花香缯彩幢幡。於是菩。便行入城。勤求供具。臾周匝。了不可得。人言。王禁花香。31日供。菩之。心甚不。臾佛到。知孩子心。有一女。持瓶盛花。佛放光明。照酒瓶。琉璃。外相。菩往趣。而曰。

凡五百 五花

奉上光佛 求作者本所

女答菩言。

此花直 以至五百

今求哪些 不惜

菩即答言。

不求梵魔 四王

本身得成佛 度十方

女言善快哉 所速得成

笔者後世生 常君妻

菩即答言。

妇人多情 人正道意

所求 人布施心

女答菩言。

女誓後世生 君所施

子及小编身 今佛知自身意

仁者慈愍笔者 唯求所

此便可得 不者卿

即思宿命 其行当

以更五百世 曾菩妻

於是便可之。喜受花去。意甚大。今作者女弱。不能够得前。寄二。以上於佛。即佛到。王臣民。者居士。眷。千百重。菩欲前散花。无法得前。佛知至意。化地作泥。人披。乃得前。便散五。皆止空中。成花。面七十。二花住佛肩上。如根生。菩喜。布著地。尊蹈之。佛言。可蹈乎。菩曰。唯佛能蹈。佛乃蹈之。即住而笑。口中五色光出。口七尺。分分。一光佛三匝。光照三千大千土。莫不得所。入。一光下入十八地苦痛一得安。弟子白佛言。佛不妄笑。其意。佛言。汝等此童子不。唯然已。释迦牟尼言。此童子於劫。所清。降心命。欲守空。不起不。倚之慈。德行。今得之矣。

佛告童子。汝後百劫。得作佛。名迦文如所著至真等正。劫名波陀。世界名沙桴。父名白。母名摩耶。妻名裘夷。子名。侍者名阿。右面弟子。名利弗。左面弟子。名摩诃目。教诲五世人。度十方。如小编也。於是能仁菩。以得言。喜疑解望止。[火*霍]然想。寂而入定。便逮清。不起法忍。即身。在上空。去地七仞。上下。稽首佛足。便作沙。佛偈言。

汝於是世 把草坐下

戒力定慧力 降伏魔官

汝行人 打震甘露鼓

愍念生故 上

汝於是世 善上慧

九十六面生 皆令得法眼

汝於是世 慈哀行四恩

施惠法甘露 除三毒病

能仁菩。承事光。至於泥曰。奉戒清。守正法。慈悲喜。冯亭仁。利人等利。救不。上生兜天上。欲救一切度盲冥。上下。王行天皇。七。何等七。一金。二神珠。三佳人。四典藏臣。五典兵臣。六绀珠髦[肆-聿+葛]。七白象珠髦尾。金者。有千。雕文刻镂。填。光明洞。日月光。在王上。王心有念。。案行天下。臾周匝。是故名金也。神珠者。至31日月夜。以珠於空中。在其上。大小。明照外。如。是故名神珠也。玉女者。其身冬暖。夏清。口中国青少年花香。身檀香。食自消食。大小便利之患。亦女子露不。身等。不非常短。不白不黑。不肥不瘦。是以名佳丽也。典藏臣者。王欲得金琉璃水精摩尼真珠珊瑚珍。手向地。地出七向水。水出七向山。山出七向石。石出七。是故名典藏臣也。典兵臣者。王意欲得四兵兵象兵兵步兵。臣白王言。欲得兵。若千若。若至。之。兵即已。行整。是故名典兵臣也。绀者。青绀色。髦[肆-聿+葛]珠。摩洗涤。珠落。臾之。更生依旧。其珠。又於前。於一由旬。王乘。案行天下。朝去暮。亦不疲。。皆成金沙。是故名绀也。白象者。色白绀目。七肢平。力百象。髦尾珠。既且。口有六牙。牙七色。若王乘。二11日在那之中。周遍天下。朝往暮返。不不疲。若行渡水。水不。足亦不濡。是故名白象也。人民。八六千。後女。各八六千。王有千子。仁慈勇武。一位千。王治正。戒德十善。助教人民。安家定居。雨。五谷熟成。食之少病。味若甘露。力盛。独有七病。一者寒。二者。三者。四者渴。五者大便。六者小便。七者意所欲。王。又升梵天。梵天王。上天帝。下主。各三十六反。而始。欲度人故。而出。菩勤苦。三阿僧劫。劫垂欲。愍一切。。生故。投身虎。勇猛精。超九劫。能仁菩。於九十一劫。修道德。佛意。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一心智慧。善方便。慈悲喜。育生。如小儿。承事佛。德限。累劫勤苦。通十地行。在毕生。功成志就。神智量。期之至。下作佛。於兜天上。四。土地。爹娘。生何中等教育育之宜先度。白王者。是咱累世所生之父。拘利帝有二女。在後池中沐浴。菩手指言。是吾世世所生母也。往就生。有五百梵志。都有五神通。城。不可能得度。而相。吾等神足。石壁皆。因何等故。今不得度。梵志言。汝此二女不。一女子三十二相大人。一女人三十相人。是其威神。令作者等失神足。是音。普天下。是白王。喜。得行太岁生其家。即便求索娉迎妻。迦夷者。两千日月二千天地之主题也。去年今年佛。皆生此地。

菩降身品第二

於是能仁菩。化乘白象。就母胎。用四月十日。内人沐浴。香著新衣。小如安身。空中有乘白象。光明悉照天下。琴鼓。弦歌之。散花香。小编上。猝然不。内人寤。王即曰。何故。老婆言。向於中。乘白象者。空中。琴鼓。散花香。在本身上。忽不。是以。王意恐心不。便召相若耶。占其所。相言。此者。是王福。神降胎。故有是。生子家。行皇上。出家道。得作佛。度十方。王意喜。於是妻子。身意和雅。而偈言。

今作者所胎 必是摩诃

淫邪嫉恚止 身心清安

心常布施 持戒忍精

定意入三昧 智慧度人

察大王身 敬如父以兄

瞻愍人民 亦如己赤子

病魔 寒施衣食

敬尊老 令生老

在系 毒苦愁怖

王加大慈 一赦罪

今作者不欲 世俗音

乐趣山林宴 清寂默定

於是粟散小王。大王内人有娠。皆朝。各以金珍衣被花香。敬心奉吉。量爱妻。手攘之。不欲。自老伴妊。天味。益精。自然。不飨王。6月已。皇太子身成。到八月23日。内人骑行。流民下。花化。艺人出。老婆攀枝。便右生地。行七步。手来说。天上天下。唯笔者尊。三界皆苦。吾安之。天地质大学。两千大千土。莫不大明。梵四王。其官鬼神叉陀阿。皆侍。有王兄弟。一名迦。二名郁迦。左大暑。右雨冷泉。梵摩持天衣裹之。天雨花香。琴鼓。熏香香。香香。空塞。妻子抱世子。乘交。幢幡伎。。王世子生。心喜。即大百官群臣梵志居士者相。俱出往迎。王足地。五百伏藏。一出。海行利。於集至梵志相。普。即名皇储。悉。王梵四王天神空中。敬心然。不下皇帝之庶子。未至城。路神一所宗。梵志相言。宜世子拜神的塑像。即抱入。神形像。皆悉覆。梵志相。一切大。皆言。太子神妙。威德感化。天神命。世子。郁蒸天。

於是。天降瑞。三十有二。一者地质大学。丘墟皆平。二者道巷自。臭更加香。三者界枯。皆生花。四者苑自然生奇甘果。五者地生花。大如。六者地中伏藏。悉自出。七者中藏物。精明。八者箧笥衣被。被在柁架。九者川流。停住澄清。十者霁除。空中大暑。十一者天四面。雨香。十二者光明的太阴元君珠於圣殿。十三者空中火。不用。十四者日月星辰。皆住这几个。十五沸星下。侍世子生。十四天梵。覆上。十七八方之神。奉。十八日百味。自然在前。十九口。盛甘露。二十天神七。交露至。二十一五百白象子。自然在殿前。二十二五百白子子。雪山出。住城。二二十一日女。伎女肩上。二十四王女而住。二24日玉女。把孔雀拂上。二十四日女持金瓶盛香汁。列住空中侍。17日皆下。同俱作。二十八地皆休毒痛不行。二十九毒伏。拉米雷斯。三十怨。一慈心。三十一境孕。生者悉男。盲喑。癃百疾。皆悉除愈。三十二神人。低首侍。此之。十六大。莫不雅奇。未曾有。

於是天台山有法师名阿夷。中夜天地质大学光明晖赫特别。山中有花。名昙。花中自然生子王地。便行七步。而吼。面四十。当中走行蠕之。莫不伏。阿夷念言。世有佛。此瑞。今世五盛。何故有此吉祥瑞。天到迦。未及城。四十外。顿然落地。心甚喜。此必有佛。於作者疑。步。白王。阿夷在。王愕然曰。阿夷常。今者何故在求通。王即出拜迎澡洗沐浴。施新行头。。今天屈尊。阿夷答言。大王老婆生太子故瞻省。敕其人。抱世子出。侍女白言。太子疲懈。始得安眠。阿夷喜。便偈言。

大雄常自 不者

劫睡 眠寐乎

於是侍女。抱皇帝之庶子出。欲以皇储向阿夷。阿夷便起。前皇太子足。王及群臣。阿夷敬世子。心便悚然。益知至尊。即面世子足。阿夷猛力。回伏百士。方抱皇储。筋骨委震。奇相三十二八十好。身如金。殊妙量。悉如秘谶。必成佛。於作者疑。下哽咽。悲不能言。王惶怖。皇储有不祥乎。吉凶告。幸勿有。阿夷自禁止。固然偈言。

今生老人家 除世患

我自福 七日命

不神化 法雨世

当代子 是故自悲泣

皇皇太子手言 五道十方人

咱教诲 皆令得其所

本笔者意所 度和

一位不可道 吾不入泥洹

於是阿夷。喜重太子足。白王怖止喜。而偈言。

皇太子有什么相 何治於世

逐一 相有啥福

阿夷以偈答王言。

今皇帝之庶子身 蛋黄固志

上金杵 舂破淫欲山

二老相具 足下安平趾

居常平治 出家等正

男士相 其好有千

是故法 得佛三界尊

鹿而髀 相藏

者有 是故法清

手臂指 掌鞔中

是故法久 千在世教

泛泛柔 右旋不受

石黄骨 是故伏外道

方身子臆 旋不阿曲

平住手膝 是故一切

身有七 千子力

菩宿作行 是故怨

口含四十 方白而平

甘露法率 是故有七

如子 四牙字

佛德大世界 是故三世

味味次第味 所食其味

是以法味 施於一切

舌如 出口覆其面

是故音 受者如甘露

哀鸾音 梵天

是故法 身安意得定

眼相绀深灰蓝 世世慈心

是故天人 佛有

特生肉髻 色绀琉璃

欲度一切故 是以法隆盛

面光中和 色像花初

是以眉毫 白如明珠

於是王深知其能相。起四殿。春秋冬夏。各自。於其殿前。列甘果。七浴池。池中奇花。色色各。举个例子天花。水之。十百。城牢固。七幡幢。。四十。五百妓女。取雅者。供。育世子。皇储寿辰。中八四千者。生子悉男。八5000。生。其一特。毛色白。髦[肆-聿+葛]珠。以是之故。名骞特。生白象。八5000。其一白象。七肢平。髦尾珠。口有六牙。是故名白象之。白乘奴名匿。世子生18日。其母命。以天功德大故。生忉利天。封受自然。世子在。不愦。志思燕。王侍女。太子乎。侍女白言。供伎。不失。省皇储。不以。王用愁。即召群臣。阿夷相言。必成佛道。以何方便。使太子留令道志。有一臣言。唯教疏。用系志意。即其五百人俱。共。皇储至。即出拜迎。皇储言。此何人臣言。是教也。皇储言。浮提凡有六十四。即名。今用何。以相教示。梵志惶怖。答皇帝之庶子言。六十四。己所未。唯持二。以教人民。即命。赦比不上。

品第三

於是太子。官。即回至年十七。妙才益。夜思。未曾。常念出家。王其。皇储何。其答言。皇帝之庶子日日悴。未。王愁。召群臣。世子思。今怎样。有一臣言。令兵。或言。手搏射御。或言。令案行界。使施散意思。有一臣言。皇太子已大。宜娶妻以回其志。王太子。采名女可意者。有小王。名波佛。有女名裘夷。放正皎天下少八王。皆子求。悉不之。白王即召善。而告之曰。吾世子。娉取卿女。善答言。今女有母及群臣梵志卜所宜。自白。善。愁不。不食。女即王力不安。何故不。父言。坐汝令吾耳。女言。何小编父言王求索汝。吾皆不。今白王。世子求汝。若不者。恐。欲者。怨。以是之故。令吾戚。女言。父安意。这事易耳。笔者十五日。自出。善之。表白王。女即三日。自出求中勇武技最者。乃之。白王念。世子。未曾所。今欲。怎么样乎。至其日。裘夷五百丫头。上。士。普皆集。最能力者。作者乃之。王敕群臣。出技。王陀。汝告世子。娶妻。奇。陀受教往告世子。王娶妻。令。宜就。太子即陀陀阿等五百人。持射之具。出城。安放一象。其城。有力者。先出。象塞。叉之一拳。持即死。陀至。著道。皇太子後。其曰。象。答言。之。移者。答言。陀。菩慈仁。徐前按象。城外。象即稣更生依旧。到。力士。莫能者。名勇力。皆摧辱。王其。者。答言。。王告陀。汝二位相。陀接受教育即。。以水灌之。有乃稣。王言。者。其答言。陀得。王告陀。皇太子。陀白王。兄如。陀如芥子。非其。拜而退。以射。先安鼓。十置一。至於七鼓。名射者。其箭力。比不上一鼓。放。一中二。陀二。箭三鼓。其他士。能及者。世子前射。挽弓皆折。可手者。告其曰。吾先祖有弓。今在天。汝取持。即往取弓。二位乃。令人能者。皇太子弓。弓如雷。大莫能引者。世子弓之。四十。弓放箭。七鼓。再穿鼓入地。泉水出。三鼓著山。一切尚未有。。悉皆受折辱而去。有力人王。最於後。健特别。勇猛世。陀。不足。太子共技耳。被辱去者。呼能喜。力人王。卿之雄世者。力取。必自如意。皆。皇太子於。陀。其威武。便前欲。世子止言。此非人民代表大会力魔王耳。卿无法制。必受其辱。吾自之。父王此。念太子幼。深愁怖。者。皇太子。力人王。蹋地勇起。臂手。前撮世子。皇帝之庶子。接著地。地质大学。重辱。散去忽。皇储殊。椎鼓。琴歌。乘。陀善言。太子技。事事殊特。卿女裘夷。今所在。善答言。五百丫鬟在城上。陀白世子言。宜奇特。世子身珠璎。欲之。陀言。女繁多。今。世子言。珠璎著是其人。便珠即著裘夷。一切女。皆妙哉。甚奇特世之希有。於是善。送女。世子。伎侍。凡几位。夜。世之音。太子志意。不以。常欲。修道。度生。王其。世子迎妃以。意志何。答王言。思不。身羸瘦。比不上前。王心愁。即召群臣。皇帝之庶子不。如之何。臣言。宜娉娶增其伎。傥能回志。於世。即娉妙女。一名味。二名常意。其一老婆者。二女。三爱妻者。凡有六女。纠正妙好。天女。王裘夷。皇帝之庶子今有六女。伎供。太子乎。答言。世子夙夜精志道。不思欲。王。召群臣。共言。今供西宫。世珍奇。而故志未曾。必如阿夷言乎。臣答言。六女。世之。不以。宜使旅游於治政。以散道意。

修行本起卷下

游品第三 於是王告世子。行游。太子念言。久在深。思欲骑行。得所。王敕中。皇太子出。整道巷。香。缯幡。令。世子。千乘。始出城。首陀天。名提和。欲令皇帝之庶子速疾出家。救十方三毒火然。雨法水。以毒火。提和。化作老人。踞於道傍。白落。皮面。肉消脊。支萎曲。眼鼻涕。涎出相。上肩息。身色黧黑。手疣掉。。露自出。坐其上。世子言。此什么人。天神寤。言老人。何等老。曰夫老者。年耆根熟。形色衰。微力竭。食不消食。骨欲。坐起人。目[穴/具]耳。便旋即忘。言辄优伤。余命。故之老。皇储曰。人生於世。有此老患。愚人。何可者。物生於春。秋冬悴枯。老至如。身安足恃。即偈言。

老色衰 病光

皮肤肌 死命近促

老形 喻如故

法能除苦 宜以力

命欲白天和黑夜 及可勤力

世谛非常 莫惑冥中

燃意 自求智慧

垢勿染污 道地

於是皇帝之庶子。即回。愍一切。有此太患。思不。王其。世子出行。何故速。其答言。道逢老人。念不。愁思。年小差。欲骑行。王敕中。皇储出。禁臭。莫在道。於是世子。乘出城南。天化伤者。在於道。身瘦腹大。熟。脑仁疼[口*逆]。百痛毒。九孔漏。不自。目不色。耳不。呻吟呼吸。手足摸空。呼爸妈。悲爱妻。世子曰。此何等。其答言。病者也。何如病。答言。人有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地水火。大有百一病。展相。四百四病。同俱作。这个人必以寒渴。失所。起常故致斯病。太子曰。吾富。世所珍。食快口。放心自恣。淫於五欲。不可能自。亦有病。彼何。即偈言。

是身脆哉 常俱四大中

九孔不漏 有老有病患

生天皆常 人老病

身如雨泡 世何可

於是世子。回。惦记一切有此大患。王其。世子出行。今者何如。其答言。逢病者。於是不。年小差。欲出行。王敕中。皇帝之庶子出。平治臭。令近道。出西城。天作死人。扶出城。室家。啼哭呼天。奈何作者。永。太子曰。此何等。言死人。何如死。答言。死者也。精神去矣。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欲散。魂神不安。去息。火身冷。先火次。魂去矣。身挺直。所知。旬日之。肉血流。臭。一可取。身中有。食之。筋。骨解散。髑髅。脊肩臂。脾胫足指。各自。走。食之。天鬼神。圣上人民。富。免此患。世子。而曰。

老病死 太子心

人生常在 吾身亦然

是身死物 精神形法

假令死生 罪福不亡

始非一世 久

自此受苦 身死神不

非空非海中 非入山石

有地方所 止不受死

於是皇帝之庶子。回。愍念生有老病死苦大患。思不食。王其。皇帝之庶子骑行。有乎。即答王言。逢死人。遂致不。年小差。欲游。出北城。天化作沙。法服持。行步安。目不前。世子曰。此何人。其答曰。沙也。何等沙。沙之道也。家老婆。捐欲。六情。守戒。得一心者。邪矣。一心之道。之。者真人也。色不可能污。位无法屈。如地。已免苦。存亡自在。世子曰。善哉。唯是快。即偈言。

痛哉有此苦 生育养老医疗出殡和安葬患

振作奋发入罪 勤勉

今苦 生育养老诊治出殡和下葬除

不 永令得度

於是世子。即回。思不食。王其。太子又出。意乎。言。行沙。倍更思。不向食。王大怒。手动和自动。前敕修道。令皇太子辄不祥。罪刑戮。即召群臣。各使建。何方。令世子不出道。有一臣言。宜令皇太子殖。役其意思。使不念道。便以器犁牛千具。大小相率上田令之。世子坐浮下。耕者壤出。天化令牛。下淋落。啄吞。又作蟆。追食曲。蛇穴出。吞食蟆。孔雀下啄吞其蛇。有。搏取孔雀。雕鹫。搏撮食之。菩此生品展相吞。慈心愍。即於下得第一禅。日光赫奕。曲枝。其。王念太子。常在中。未曾苦。即其。太子何如。言。今在浮下。一心禅定。王曰。吾令作欲其思。然故禅定。在家何。王敕便往迎之。世子。枝曲。神曜非常。不下。作。即俱。未及城。千人。香奉迎。相一切。量。王何故。梵志答言。明旦日出。七至。王大喜。必成王。

出家品第五

是世子。思惟。念道清。不宜在家。山林。研精行禅。至年十九。3月十五日。誓欲出家。至夜半後。艺人出。天塞空。世子去裘夷五。纵然。皇太子之。何故寤。曰。向者中。山崩。月明落地。珠光忽。髻地。人本身。是故。菩心念。五者吾身耳。念出家。告裘夷言。不崩。月明照。珠光不。髻不落。今在。且自安寐。莫失。於是天言。世子去。恐作稽留。召慢。入。寐。提和。化殿。冢墓。裘夷伎女皆成死人。骨解散。髑髅。臭。青瘀血。流漫相。世子殿。悉作冢墓。鸱鸺狐狸。豺狼。走其。皇储一切具备如幻如化如如。皆悉空。而愚者保之。即呼匿。急令被。匿言。天尚未。被何。世子匿而偈言。

今我不世 匿莫稽留

使作者本成 除汝三世苦

於是匿。即行被。便跳踉。不可得近。白皇帝之庶子。今不可得被。菩自往拊拍背。来说。

在於生死久 乘於今

骞特送本人出 得道不忘汝

於是被。骞特自念言。今足[跳-兆+答]地。感中外人。四神接足。令不著地。欲使近。天神散。皆令入空。皇储即上。骑行城。天神梵二七日。皆。於空。城神人稽首言。迦。天下最中。人民安。何故之去。世子以偈答言。

生死久 精神五道

使小编本成 泥洹

於是城自然便。出去。天行四百八十。到阿奴摩。世子下。解身衣冠。特。告言。汝便。上高手及群臣。特言。今供所。不可放令去。山中多有剧毒虎狼子。供食水床之具。何得。要身命。骞特跪。出舐足。水不。得草不食。啼流涕徘徊不去。太子偈言。

身得病摧 盛老至衰

死亡生 何世

於是特。悲泣足。。未至城。四十外。白悲。在那之中。中皆。皇储。人民。出迎。但特空。裘夷此。自投殿下。前抱下交。王裘夷泣。五皆摧。自抑告言曰。吾子自然。中臣民。王及裘夷哽咽悲泣。莫不摧。裘夷日夜思。王便召群臣。吾有一世子。作者而入山。卿曹今差次令四人。共追侍太子。慎勿中。太子得俗。欣喜。安徐步行入城。人睹太子。喜有。皇帝之庶子恩。苦根。思欲剃。卒有具。帝持刀。天神受去。遂前行。中人民。而之。於是出。小前行。到摩竭。右入左出。中人民。男女大小。皇太子者。或言天人。或言帝梵王天神王。喜。不知何神。世子知其所念。便下道坐下。人民。喜。王瓶沙。即臣吏。中为何寂默。了音。曰。朝有法师。去。光相威。非世全体。人民代表大会小。追出而。於今未。於是王群臣。出道士。世子光相殊妙。便世子。是何神乎。世子答言。吾非神也。若非神者。何。何所姓族。太子言。吾出老山之雪山之北。名迦。父名白。母名摩耶。瓶沙言。非悉乎。答言。是也。起足。太子生多奇形相炳著。君四日下王。四海冀神至。何天位。自投山薮。必有。其志。世子答言。以笔者所。天地人物。出生有死痛有三。老病死苦。不可得。身苦器。畏量。若在尊。有逸。求直率。天下被患。此作者所故欲入山。耆曰。夫老病死。自世之常。何。乃美。遁居。以其形。不亦耶。於是皇储。即言。

如让人在胎不不

如令在不不污

如令苦非常的少有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人老形不若干

如令善行者不行

如令轻易熬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病瘦有大畏

如令後世有

如令地有情意绵绵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年少形不者

如令所必需以著心

如令死至有畏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愚不以厚冥

如令嗔恚不怨家

如令五心不染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不人共居

如令法自人

如让人有记挂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不若干

如令自人

如令念有思虑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世最尊上

如令行已不生

如令行有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天食福常不

如令世人命得常存

如令所不行趣

假令如是不世者

如令不怨家

如令六入有苦

如令一切世不苦

假令如是不世者

於是如君言。不。使小编王。老到病至若死。有代自身受此厄者不。如有代。胡可女士勿。天下有父亲孝子。骨髓。至死不得相代。若此身。苦至之日。居高位。六在。如盲人。何益於眼者。吾睹行。一切常。皆化非真。少苦多。身非己有。世。得久居。物生有死。事成有。安有危。得有亡。物。皆空。精神形。躁不明。行致死生之厄。非直一受而已也。但。蔽在。生死河。莫之能。故吾欲入山。一激情四空。度色恚。求念空。所莫。是反其原而其本。始出其根。如作者得乃可大安。瓶沙王及耆。喜意解。世子志妙。世有。必得佛道。先度作者。世子默可是逝。前念言。今笔者入山。用衣。世人。皆所危。固然游被法衣。世子喜念言。此真人衣。度世慈悲服。者何故著。心念欲易成自个儿志所便持金镂衣。所法震越。者喜。菩亦俱然。太子被震越。柔且。僧伽梨佛差。於是遂入山。菩得法服欣喜光。照耀山林。道士。一名阿。二名迦。年。四禅具足。致五通。光怖。此何瑞。便共出。皇太子是悉。今果出家。善悉便坐是榻。冷泉美果今可食之。而作曰。

日王初出 在於山上

是故慧明照 一切群生

若有面像 竟不知

是故道德最 有比

是菩而曰。

修四定意 不知上慧

道心正本 不在事邪神

行俗真 夜求梵天

是故不道 生死

两年勤勉品第六

於是菩。行起慈心。遍念生老耄愚。不免病魔死之痛。欲令解。以一其意而起悲心。愍一切。皆有渴寒暑得失罪咎之患。欲令安。以一其意而起喜心。念世。都有苦恐怖蒙受之患。欲令淡泊。以一其意而起心。欲度五道八生。愚蔽。不正道。念欲成使得。以一其意得善不喜。逢不。世八事。利衰。苦。不以。成二禅行。前到斯那川。其川平正。多果。都有流泉浴池。个中清。有蜂蚊虻蚤。川中道士。名斯这。助教弟子等五百人。修其所。於是菩坐娑下。便一切志求上正真之道。天奉甘露。菩一不肯受。自誓日食一麻一米。以精。端坐五年。形羸瘦。皮骨相。玄精寞。寂默一心。思安般。一二三止四五六。游志三四出十二。分散意。神通妙。欲法。五。不受五欲。自。念明显。思。例如健人得怨家。意以清。成三禅行。天帝意念言。菩坐下。两年已。形羸瘦。今使世人。奉王食。七年之。便感斯这二女。使於中天下成水。中有一花七光色。臾便萎。失其面目。有一位。以水上。更生依旧。水中花。始生抽芽。覆水而出。二女寤。怪未曾有。即父。其父不解。耆年。皆无法。天帝下化作梵志。女解言。汝天下水中生一花者。是白王世子初生。今在下七年。身羸形瘦。是花萎。壹人水更生者。是能食者。小花芽欲出者。是五道生死人也。天帝。即偈言。

三年不猗 亦不念寒

精所著 形瘦骨皮

汝等修敬意 奉於菩

世大福 後世受果

女言。食者其法何。梵志答言。取五百牛乳。展相。至於一牛。[/牛]一牛。持用作糜。乳糜沸。出高七仞。左上右下。右上左下。斟糜入。釜杓不污。二女恭。奉菩。菩意念。欲先沐浴然後受糜。行流水。洗浴身材。浴欲出水。天神按枝。二女奉乳糜。得色力充。咒福量。令女三尊。食洗手漱口。澡已水中。逆流未至七。天化作金翅捧去。一。供起塔。即前行。渡尼禅河。是菩。便偈言。

渡水尼禅 慈愍一切人

五道三毒垢 使除如水

菩是念 一切冥

持八直水 洗除三毒垢

是如始上岸 青雀有五百

菩 三匝悲去

於是前行。瞽池。大喜。出菩。便偈言。

善哉悉 救何以晚

本一切 上甘露

行步地震 自然

正佛等 於笔者有疑

今持上慧 降伏魔怨

今佛光照 群生眠

於是前行。望林山。其地平正。四望清。生草柔。甘泉盈流。花香茂。中有一。高贵奇特。枝枝相次。相加。花色蓊郁。如天。天幡在。是元吉。林中王。於是小前行。一刈草人。菩便曰。今汝名何等。笔者名吉祥。今刈吉祥草。今汝施小编草。十方皆吉祥。人吉祥即偈言。

以王位 七玉女妻

金之床榻 氍褥

吉利哀 八部真音

超过梵天 今用刍草

菩以偈答言。

阿僧 欲度五道人

今往本 是故欲得草

人把草 便持向王

世意皆 我正其志

即持草地 正如所言

菩便坐上 一切蒙其恩

菩作三要 心坐及其

若小编不得道 不三誓

言小编肌骨枯 不成

佛得道 皆悉出完全

於是菩。安坐入定。苦意。喜想。心不依善。亦不附。正在其间。如人沉浸覆以白亵。中外俱。表垢。喘息自。寂然。成四禅行。以得定意。不大悲。智慧方便。究要妙。通三十七道品之行。何三十七品。一四意止。二四意。三四神足。四五根。五五力。六七意。七八直行。周而始。苦空极其。想。作者念世。嗜欲。生死苦。少能自本十二因起。何等十二本。行便有。行便盛名字。名字行便有六入。六出道便有更。更行便有痛。痛行便有。行便有受。受行便有有。有行便有生。生行便有老死悲苦难熬大患。具备动感。是生死。欲得道者。。除情欲。起。然。行。行。名字。名字六入。六入更。更加痛。痛。受。受有。有生。生老死悲苦难过大患皆。是得道。

降魔品第七

菩心自念言。今降魔官。即放眉毫相光明。感魔。魔大惶怖。心中不。菩。已在下。清欲。精思不懈。心中毒。食不甘。妓不御。念是道成。必大自身。欲及其未作佛其道意。魔子摩提。前谏父曰。菩行。三界比。以得道理当然是那样的神通。梵天百皆往侍。此非天人所沮。自其福。魔王不。三女自占。一名恩。二名常。三名大。父王莫。吾等自往菩道意。不足父王。勿念。於是三女。天服。五百玉女。到菩所。琴歌。淫欲之欲道意。三女言。仁德至重。天所敬。有供。故天自身。作者等好。年在盛。得晨起夜寐供侍左右。菩答言。汝宿有福。受得天身。不惟常。而作妖媚。形好。而心不端。比方瓶中盛臭毒。以自。有啥等奇。福久居。淫不善。自亡其本。福罪至。三道。受六畜形。欲致。汝人道意。不要命。劫展五道。今汝曹等。未勤苦。吾在世所生老者如母。中者如姊。小者如妹。姊等各各。勿作是曹事。菩一言。便成阿妈。白落。眼冥脊伛。柱杖相扶而。魔三女皆成老妈。益大忿怒。更召鬼神王。合得十八。皆天下。菩。三十六由旬。皆使成子熊罴兕虎象牛犬豕猴猿之形。不可言。人蛇之身鼋之首。而有六目。或一而多。牙爪距。山吐火。雷四。持戟。菩慈心。不不怖一毛不。光益好。鬼兵不能够得近。魔王便前偈言。菩慈心。所答曰。

比丘何求坐下 於林薮毒

起可畏窈冥冥 天魔不以

古有真道佛所行 恬上巳不祥

其成最法藏 吾求斯座魔王

汝作王金 七自至典方块

所受五欲最比 斯道起入

本人睹欲盛吞火 如唾所

得王亦有老死 去此利勿妄

何安坐林如大 委位守空

不笔者四部兵 象步兵十八

已猴猿子面 虎兕毒蛇豕鬼形

皆持刀戈 超哮吼空中

垓神武 魔如汝此

矢刃火攻如雨 不先得佛不起

魔有本令小编退 吾亦自誓不空

今汝福地何如佛 於是可以预知得

作者曾身快布施 故典八日魔王

比丘知本人宿福行 自量

昔吾行光 受拜佛迦文

怒畏想故坐斯 意定必解汝

本身所奉事佛多 衣食常施人

仁戒德厚於地 是以想患

菩即以聪明力 申手按地是知小编

普地大 魔官倒

魔王怅退步 迷踞前地

其子又心乃寤 即自前悔

作者以不用兵戈 等行慈心魔怨

世用火器人心 而自己以汝等生

若象已 然後故生

若得最如佛性 已如佛不仁

垓天佛擒魔 忍想怨自降

天喜奉臻 违规王法王

本等意智慧力 慧能即禳不祥

能使怨家弟子 四等道之

面仲春色容 名十方德如山

求圣像貌得比 稽首斯度世仙

菩累劫清之行。至儒大慈。道定自然。忍力降魔。鬼兵退散。定意依然。不以智。喜想。是白天黑夜半後。得三。漏解。自知本昔久所行。四神足念。精定欲定意定戒定。得化法。所欲如意。不用思。身能行。能分一身。作百作千。至。合一。能入地。石壁皆。一方。俯仰出。譬喻水波。能身中出水火能履水行身不陷。坐空中。如翔。立能及天。手扪日月。欲身平立。至梵自在。眼。耳洞。意知。天人鬼神行蠕之。身行口言心所念。悉知。有淫淫者。有嗔怒嗔怒者。有愚愚者。有欲欲者。有理想行大志行者。有外行外行者。有念善不念善者。有一心一心者。有解意解意者。一切悉知。菩天上人中地牲畜鬼神五道先世爸妈兄弟内人中外姓字。一一分。一世十世。百千世事。至於天地一劫崩空荒之。一劫始成。人物初。能知十劫百劫至千劫中。外姓字。衣食苦。命短。死此生彼。展所趣。上始。所更身。生老。形色非常难看。愚苦。一切三界。皆分知。人魂神。各机关。生五道中。或地。成家禽。或作鬼神。或生天上。或入人形。有生豪富家者。有生卑鄙家者。知生或五自弊。一色像。二痛。三合计。四行作。五魂。皆五欲。眼色。耳。鼻香。舌味。身滑。於欲。或於色思望安。是生本。致苦。能。不淫心。大知毛。受行八道。苦。譬喻薪亦火。是度世之道。

菩自知。已本。淫怒。生死五悉。余[薜/女]所作已成。智慧已了。明星出。廓然大悟。得上正真道。最正。得佛十八法。有十神力四所畏。佛十八法者。得佛。至於泥曰。一失道。二空言。三妄志。四不意。五若干想。六不省。七志欲。八精。九定意。十精明能干。十一解。十二度知。十三古世之事悉知。十四世之事悉知。十五当代之事悉知。十六身行化以始所知。十七言行化以始所知。十八意行化以始所知。是佛十八不共之法。十神力者佛悉知。深微。是非。明如有。一力也。佛悉明知今往古所造行地。其受。二力也。佛悉分天人生彼彼念。三力也。佛知生若干及度世。四力也。佛悉了知世量情。五力也。佛能禅解定行。余诤。六力也。佛知欲知欲解要在所宜行。七力也。佛智如海善言量追一切宿命所更。八力也。佛天眼人物死神所出生。善殃福。行受。九力也。佛漏已。著。神真睿智。自知。究道行。可作能作。余生死。其智明。是佛十神力也。四所畏者。佛神智正。所不知。愚人或言。佛未悉知。至於梵摩。皆莫能佛之智故。步不。一畏也。佛漏悉止。愚惑相言。佛漏未。至梵摩。莫能佛之志故。步不。二畏也。佛戒。天下。愚惑相言。佛可遏。至梵摩。莫能佛正故。步不。三畏也。佛道。言真而要。能度苦厄。愚惑相言。无法度苦。至梵摩。莫能佛正道故。周行不。四畏也。佛得是意。一切知。坐自念言。是微妙。知明。甚得也。高而上。不可。而下。深不可。大苞天地。入。育生。如婴孩。承事佛。德量。累劫勤勉。不忘其功也。今悉得之。善自曰。

作福之快 皆得成

速疾入寂 皆得至泥洹

今佛 淫漏

一切能 者必喜

是佛在摩竭提界善道多下。德力降魔。慧神。三。度二客。提Polly。授三自。及五戒。清信士。念昔光作者佛。汝後百劫。得作佛。名迦文如至真等正明行成善逝世解列兵道法御天人佛释迦牟尼。度生。如本人今也。吾是。创建弘誓。推行六度四等四恩三十七品。善。一切法。累不倦。高行殊。忍苦量。功不。大果成。佛已。一切。皆大喜。佛作而去。

本文由js5.com-金沙误乐场网址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修行本起二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