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法的修持方法

土法的修持方法 相、相持名相念:念佛不是指口念,心念也是念佛,所以念佛法中,除持名念之外,尚有相念和想念各法。相念即是入第一心,佛法身相,此其所得三昧,是真如三昧,亦名一行三昧。一法,本於禅,但禅心所的境界,便是土,故亦於土法中。此法非上上根器,不能悟入,故中下根,便不能普被。所以在土法中,很少有人提倡,而禅去提倡。相念:是依照《量佛》中,於阿陀佛的依正,作十六法。行若得熟,目目,非,立可娑婆土,不俟命,即身便游,功效之大,非可言喻,此其所得的三昧,是般舟三昧。亦名佛立三昧,惟是法微深玄,有五成:一者,根成;二者,心粗成;三者,善巧方便成;四者,不深刻成;五者,精力不及成。若要根利、心、巧,再加上印象深刻、精神旺,就不得一了。所以也不能普及,也是行。持名念:持名念佛,比上述二念佛,容易得多,不上中下根,但是能念,不成功。念到一心不,便得三昧,此其所得的三昧,是念佛三昧。持名念佛一法,二千年,佛大德不提倡和行的果,已成最普遍而深入民的佛法。就因它有修必成,及三根普被,利全收的故,所以其所度的人,也非各宗所能望其背。可以自有佛法以,得度人百分之七八十以上,所出若就量一算,已足使各宗都黯然失色,其它所含道理的博深,不特各宗色,且各宗所有的精髓,竟不包在,集各宗之大成。此所以效果,理,易,都卓然步,比肩。於此可知有人瞧不起念佛法,系愚夫愚之所修者,是一竣的知和解。於念佛法,所含有的原理,可以是不深。假使他是真有的,那他於土一方便法,自然佩服到五投地的。持名念佛方法了要念佛的境和心境起,了要念佛人的根器起,所以念法便有不同,每一方法,都有它的作用,有它的特,行人念佛,可以自己下列合宜之方法,加以行,若是念了些,得此方法,又不能定的心境,便可以再一念法,如是一再,八十,均不可,只要一刻能定心除妄念的,便是一刻的好方法。譬如病,但得好病的,便是症良,生妄念是病,佛是,能除痼病,便是妙。持名一法,原土修行途之中,因其重要,故特各念法分述於下。高念:念音洪大,把全身之精力,都注在一句佛上,大有音若金石,天地之概。此方法,然稍嫌耗喉,不能持久,但是它能治昏沉懈怠,除相的念,行者念佛,若昏昏欲睡,或想入非非,猛一提起精神,高朗念,清醒,正念恢,仍有活力,大作用,且使之旁人,亦生起念佛之心。昔永明禅,在杭州南屏山念佛,山下行人,其音如天空,高朗嘹亮,所用的就是念法。默念:念自外表看,只唇,不出,是不出,但“南阿陀佛”六字,在行者心中,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清楚明白之故,所以心不散失,正念得凝成一片,故其效力,不於有。一念法,可用之於、病、沐浴,入,或不便出之旅次及公共所。金念:念音不大亦不小,甚中和,行者一面念,一面用耳,不四字念,或六字念,但能一字一字得分明,不走失,自然心定。此念法,效力至大,故以金喻之。金喻其密,密不外境所入,喻其,念不破,在各念佛方法中,此最常用。照念:念一面佛名,一面回光反照自性,所以眼前超拔,但我心佛心,我身佛身,凝成一片,光奕奕,陀陀,境界,充塞十方,所有山河大地,房器具,一失所在,乃至自己四大假身,亦不知落在何,如此身未,已寂光,佛初宣,便入三昧,以凡夫身,佛境界,有比此更捷者;可惜非上上根人,不能悟而行。想念:念一面佛名,一面想佛身相好,卓立我前,或手摩我,或衣覆我,或再想音、至,侍立佛旁,,於我,或者想世界金地池,花,,光,如想真切,即身便可游於土,如不真切,亦可作念佛之助,使易於成。倘久令熟,平已在心目中,存留甚深印象,一旦身衰,此方,不累,景,便一前了。追念:念用上面金念法,但字字之,以及句句之,得其密,形成一字追一字,一句一句,中不留隙,所以名追念。因追密,不留隙的故,念便法乘楔入;此因念情,心口,正念的威力,一切,故能使明妄想,於沉寂,所以此念法,效力至大,行人,多采用之。拜念:念一念一拜,或念一句後拜一拜,或不字句多寡,但念拜,拜念,成念拜行,身口合一,再加上意中思佛,便是三集中,六根都。吾人身上,所有能生作用的器官,全部都用在念佛上,更有空,能再涉及念佛以外之事,或念佛以外之念了。所以此法是特精,效力也特大,惟是拜久身喘,故只宜兼用,不宜用。十念:念以念珠,每念十句佛,一粒念珠,或用三三三一制,成三二三二制,皆於第十句念後,一珠。如此心中既要念佛,要,不也要,若不心,目便了,所以此一法可算是迫心的方便法,故治念有功效。十口念:念但用追法念去,不佛多寡,但以一口出度,待到出已促,抽吸一口,方能再念,名一口,如是十次,名十口。此系每日工作忙碌之人,而特的方便法,大念完十口,只五分左右,每日只念一次十口,便能往生土,所以使忙人,也能做到。此是根陀第十八:“十方生,欲生我,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之文而;古人研究的果,所十念,即是十口,因佛甚,而土法又最切,所以十念,佛亦必迎也。定念:念佛最怕是始勤懈、有心,故古今行人,每念佛一事,定按日功,只要日日行,便是道心不退。佛多寡,定可以不拘,古人有每日定念十、七,五佛,皆常有之,可其精。之,此事斟酌境,及自身力量,定功,既定之後,如何忙法,也要把它念完,否次日即照,成。若起初藉一股勇,定得太多。以致後做不到,不好,若定得太少,近於懈怠,亦不好,所以在定之,是要加斟酌的。四威中皆念:行者熟,念佛自精,由於勇往直前的果,便不以定足,在定之外,不日夜,除睡眠外,乎刻不念,便是行住坐,四威中皆念,久之成,一句陀,永不口矣!在古人往生中,就比比皆是,有的打,便一面打,一面念;有的磨豆腐,便一面磨,一面念,最後都是音一停,便已立化。大都可作吾人之借,果能做到程度,定和不定,便不成了。念不念皆念:上述四威中皆念,是指口念,此念不念皆念的最後一念字,是指心念,照目即是:不口念;或口不念,而心中皆是在念佛。起,口念心中固然是在念佛,即使口不念,心中也是在念佛,就是持名之外,又加上想,想,也正在持名,所以是口念才想佛者,又有不同。行者果能做到,不何何地,也不口念口不念,意中都是在思佛,如此念固,心如壁,吹不入,踢不破,有一世念念,能得去,此念佛三昧,不成自成,往生彼,便如操左券了。古人:念而不念,不念而念,即是境界,若不是念佛有年,功行熟,做不到,所以不是初者所能行。

本文由js5.com-金沙误乐场网址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土法的修持方法

相关阅读